Irfan

2018年6月26日

教學養 Irfan

2018/03/14 (週三)

少數族裔的升學夢

呀沙林麼利公(您好)!我是香港土生土長巴基斯坦裔人Irfan,就讀中六考DSE。由小學到中學,我在少數族裔較多學生就讀的學校讀書,身邊很少華裔朋友。但今年我參與香港社區網絡義工活動,在葵青區他們舉辦年宵攤檔中幫手,也認識了一班當義工的香港理工大學生。

 頭兩天,我不敢和他們說話,只和巴基斯坦裔朋友一起推銷巴基斯坦芒果汁。為吸引途人,我們設計了一些「搞笑」話,例如他拿着芒果汁在途人面前問:「呢枝咩嚟㗎?係咪豉油汁?」我接着答:「呢枝係巴基斯坦芒果汁!」他又接着問「咁遠?咁枝芒果汁點嚟香港㗎?」我接着答:「坐飛機嚟㗎!」這些gag對話令途人哈哈大笑,也令我和來自大學的哥哥姐姐打開了話題。

華裔學生也支持

 當他們知道我今年考DSE後都很關心我,問我擔不擔心考中文試,我說已考了GCSE (英國普通中等教育證書)中文科試,以代替DSE中文科試,所以不擔心,反而比較擔心數學和通識科。他們知道後,都留了聯絡電話給我,說如有不明白的,可以WhatsApp問他們,這令我感到獲得很多支持。

有位讀工商管理的哥哥問我,假如入讀大學,想讀哪學科?我說暫時未有想法,因擔心成績未必可入讀大學。但他告訴我,現在香港有不同課程可再升大學,好像他也是讀完副學士才升讀學士的。他鼓勵我要爭取好學歷,對日後發展很有幫助。他的一番話令我重新思考方向,其實我打算考完DSE後就直接找工作,但只有中學學歷很難找到好職業。這位哥哥的真誠分享,令我感受到他很想我日後有好發展。

不同途徑入大學

想不到今次當義工,認識到曾經DSE考得不好,但現在也很成功考入大學的華裔朋友。以前,總覺得華裔學生一定比少數族裔更容易考入大學,但原來有不少華裔學生都曾經歷DSE失敗,但又努力用不同途徑再次考入大學,這也是我的學習榜樣。

Irfan
18歲的香港出生及長大的巴基斯坦裔學生;官立嘉道理爵士中學(西九龍)中六生

Irf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