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國鈞

2019年4月18日

議會以外 張國鈞

2019/04/16 (週二)

乾! 

從小到大都不愛喝酒,可能是家族遺傳的關係,我家男丁都不好杯中物。還記得當年結婚晚宴與太太向賓客敬酒時,也是由太太出手擋酒,回想起來也有點感到靦腆。

我雖不喝酒,但在華人社會裏,尤其是政圈和法律界的社交活動中,總難免要碰碰酒杯喝點酒。一瓶酒,卻可喝出不同人的個性。有些人既有酒量又有酒品,不但不易喝醉,也不會強人所難,要別人陪喝到底;有些人酒量好,卻會藉着幾口杯中物酒後吐真言;有些人酒量不太好卻有酒膽,別人不迫他喝,他卻硬要和別人喝,很多時還未酒過三巡便已酩酊大醉。

說到喝醉酒,有些人喝醉後便會倒頭呼呼大睡;有些人喝醉後卻會四處找人搭訕亂講說話,酒後失言,儀態盡失。我還有一位朋友,她總會在接近不勝酒力之前致電家人清楚說出自己身在何處,好讓家人前來接送。

酒,在我們華人社會裏有着特殊的地位。酒能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,更能讓我們看到友人的真性情。

張國鈞
立法會議員

張國鈞